灯草花尚灯

今夕何朝,披岫幌、云关重启。 所幸杨泽也不是一个太纠结享受的人,现在他的生活也过得去,吃饱喝足,倒也滋润,只要能够让他好好地活下去就满足了。   偏偏在这个世界,危机太多,想要混吃等死太难了。   一个月前他刚刚到这里的时候,突然就被一个刺客袭击,若不是老谢及时赶到,差点他就要完蛋了。   也是因此激发出了他心中的狠厉,必须要努力修炼了,天赋都已经那么一般了,再不努力修炼,哪天突然死了都不知道。   抬头看着即将消失的夕阳,杨泽从蒲团中站了起来,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,点起了一盏烛火。   火光照亮了房间,杨泽的手上多出了一本小册子,上面写着三个字,海心诀。   这海心诀可不是一般的东西,这是一门内功心法,也是他们杨家仅有的一门内功心法。   当世武道兴盛,也因此衍生出了众多的武学功法,只有修炼了武学功法,才可以成为一名武者。   而武学功法中分为功法和武学,功法就是内功心法,只有修炼内功心法才可以提升境界,而武学就是招式手段,对敌之技。   武学功法都是极为珍贵的,他们杨家在这渔阳城中已经算是排的上号的家族了,功法也仅仅只有一本海心诀而已,而海心诀在所有的功法中,也只是很普通的那种而已。   但就是这一本海心诀奠定了杨家的地位,在这渔阳城中,还有很多势力,他们根本就连功法都接触不到。   杨家中对于功法的把控是极为严格的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触到海心诀的,也就他们这几个公子爷才可以什么都不做才能够无偿得到海心诀。   不过他手上的海心诀也不是完整的,只有前三层罢了,只有等到他的功力境界提升上去了,才可以得到更高层次的功法。   海心诀共有六层,但是他们杨家掌握的只有五层,第六层,据说杨家的先祖就没有得到过。   而就算是五层的海心诀,现在整个杨家中,也只有他父亲修炼到了,其余人修炼到最高境界的,也不过才到第四层。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,是因为他穿越到这里后黑石往他脑海中灌输了一段记忆下去。   但是记忆归记忆,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厉害,还有待鉴定。   不过杨泽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,这东西是真的有用处的,起码让自己的修炼上快了不少了。  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触摸到了一块旮沓,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取了出来,落在了他的掌心中,这便是黑石。   看起来和路边的普通石头别无两样,但是杨泽知道就是这块石头在他走出小区的时候砸中了他,将他带来了这个世界。   之后也是这块石头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仗,可谓是造化弄人,不过也正说明了这块石头,绝对是一个有大来历的宝贝。   正在此时,他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。   “二少爷,该吃东西了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   听见了这个声音,杨泽的眉头微皱,但转瞬就恢复了正常。   杨泽翻手间将黑色石头收了起来,转身站了起来。   “老谢,把饭菜端进来吧。”   话音刚落,房门就开起来了。 一个老汉端着饭菜走进了别院,老汉的双手很是粗糙,手背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青筋凸起,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一般人。   老汉唤做老谢,在杨家当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,也学过武功,在杨家数百人中武功还算是不错的,一直以来都是他负责杨泽的起居生活。   杨泽自从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搬进了这别院中独自生活,老谢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时间,杨泽和老谢之间,也算是比较熟悉了。   此次杨泽遇刺之后,也是老谢一直在照料杨泽,要不是老谢,杨泽怕是要在这个地方饿死。   “二少爷,老奴把饭菜给你放在这里了。”老谢敬声说道。   “嗯。”杨泽轻应了一声,他看见了这次除了饭菜之外,还摆放着一支人参。   转念一想,这时间也差不多了,他身为家主的儿子,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参滋补身体,时间到了,自然会送来给他的。   见到了人参,杨泽的心中也舒缓了一些,这种人参算是这个世界最普通的灵药了,有这人参在,正好可以试验一些黑石的功能。   还没有动用饭菜,杨泽发现了老谢还站在这里,并未离开。   在他记忆中,他每次和老谢之间的交流都是很简洁的,老谢也不会废话,怎么这次就这样站在这里。   察觉到了杨泽的目光,老谢缓缓说了出来。   “二少爷,老奴最近听到了一些话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   杨泽眉头微皱,“有什么话就说出来,不要藏藏掖掖的。”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他平时的作风还是要有的。   见到二少爷动怒,老谢立即说道:“最近庄园中有传闻说家主要派二少爷去打理家族的产业,还听到有人说二少爷在家族中是浪费资源,早点派出去为妙。”   “后面那句话,是不是杨德一说的。”   老谢顿了一声,回答道。   “是。” 点击查看灯草花尚灯

……   第二天一早,杨泽才刚刚起床的时候,他的房门就被打开了来,一个粗眉国字脸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进来。   一见到这个人,杨泽的内心震了一下,此人就是他的父亲,杨家家主杨元震!   也是杨家的第一高手,整个杨家的基业,可以说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来的。   杨元震的出现很突兀,杨泽先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,两人的实力差距,还是太大了,杨泽的心中很是不明白,为何父亲现在会过来。   “看来老谢倒是没有说谎,你最近的确比以前勤劳多了,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早就起来,坐下来吧,为父今天过来,是有事情要跟你说的。”   说话间,杨泽已经是跟着杨元震一起坐了下来。   “面色红润,气息沉稳,看来这段时间练功有成效了,来,平日里练功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尽管提出来,为父今天好好帮你解答一下。” 杨元震说的很轻松,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,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亲,三弟才十岁,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。”  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,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  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,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,对于这个小儿子,自然也是爱屋及乌。  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,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,而家主这个位置,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,他杨泽,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,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泽儿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,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,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。”   “那武院名额呢,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?”   “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,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,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。”   “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?” “不可能的事情,你大哥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,同辈人能够胜过他的,渔阳城中也没有几个,你还是死心吧。”   “我可以答应父亲安排的一切,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。”   “说吧,只要不是太过分,我都能答应你。”   “我想修炼黑虎刀法,另外三个月后,我希望能够和大哥比试一场,不管输赢,那时我都会接受安排。”   杨泽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,杨元震沉默了,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泽的请求,因为在他的心里,杨泽是不可能打败杨海的。   黑虎刀法,他也传给杨泽了,看来杨泽早就知道了杨海在修炼黑虎刀法的事情,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,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。   杨元震走了,而杨泽的内心,现在也是非常复杂,突破的喜悦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。  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看出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,他现在也是放手一搏。 燕燕尔勿悲,尔当返自思。 一起来看灯草花尚灯

有外挂在身,他若是能够进入武院,有极大的可能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,他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,到了这个世界,有机会摆在自己面前,那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。   凭借黑石,三个月后打败杨海,不是做不到的事情,若是那时候他赢了,杨元震改变主意,可以去参加考核的人,那就是他了。   即便最后还是不行,他得到了黑虎刀法,再加上海心诀,在渔阳城中拼出属于自己的基业的可能性,也会增大几分。   大早上出了这个事情,杨泽也没了心情再静心修炼,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。   随着他的功力长进,一拳打出,空气抽了一下,拳风呼出,颇有声势。   没有停止,杨泽一拳拳接着打了出去,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,而是他小时候练习的最基础的拳法,现在被他耍来,倒也有几分样子。   一直等到了太阳落下去后院子里的声音才停了下来,浑身是汗的杨泽才肯进屋修行。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,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。   “希望你不要后悔,演武场见。”只说了一句话,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。  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,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,也是快步跟了上去。  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,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,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。  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,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,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,这就更加劲爆了。   演武场上,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,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,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,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,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。  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还没有出手的他,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。 杨元震说的很轻松,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,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亲,三弟才十岁,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。”  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,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  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,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,对于这个小儿子,自然也是爱屋及乌。  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,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,而家主这个位置,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,他杨泽,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,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泽儿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,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,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。”   “那武院名额呢,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?”   “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,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,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。”   “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?” 短长略百年,共是过隙马。 灯草花尚灯 忆昔射策干先皇,珠帘翠幄分两厢。

发布于 2024-05-06 00:02:31
收藏 974
分享 696
评论 129
点赞 623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,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~